洪門南華山副山主----(抗怪英雄二)--韓臺玉大哥

洪門南華山副山主----(抗怪英雄二)--韓臺玉大哥

 

早上七點睡眼惺忪的去淡水接國際洪門美東總召楊大哥億生返美,由於任何國家、區域的總召皆是我的長官,一旦由主席邀聘後,我一定竭盡所能,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因此不論多麼想睡、多麼想偷懶,也不敢鬆懈,看著這些長官們的褒獎、鼓勵,再多的不情願也一掃而空了,他問起了韓大哥(南華山八十周年山慶他有組團專程來台參加,對韓副山主的印象頗深),並要我代他問韓大哥好......看著他們出機場的背影,心中無限感慨,國際洪門世界總會有今天的規模,各國的代表、會員,甚至總召,哪能體會成立初期,其中的酸、甜、苦、辣,又哪裡知道"革命尚未成功,凡我同志更需努力....."

 

主席劉沛勛大哥曾告訴我們說:我們必須建構一個有現代化、年輕化、科技化的世界舞台做楷模,其他各個國家的總召才會以我們為榮,也才會與我們一同為世界、為地球團結一致,盡速達成"人道關懷、社會服務"的宗旨,希望有一天這個社會不再有飢餓、不再有戰爭,地球不再惡化,走上  國父孫中山先生的"大同世界",想想好像癡人說夢,但卻是我國際洪門世界總會最珍貴的資產啊,不論前途多坎剋,也要一代代相傳下去。

 

主席也曾說過:凡事須從小我做起,自己的一舉一動,一言一行都足以影響下一代的身、心。

 

回程中一邊開著車一邊回憶美東總召楊大哥重申主席的話語時,想起了南華山副山主韓臺玉大哥的點點滴滴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當年我加入南華山時,韓大哥已早我之前進了清、洪,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韓大哥的小師妹,他疼愛我、照顧我、教導我,遇到困難我總是第一個告訴他、想到他。當時,他給我的印象是 總默默的站在師父身邊,不說一語,也不執事,也不帶兵,更不作堂主,對於提升毫不在意,從不怨尤,也從不參與意見,當我們在高談闊論加入獅仔會時,他也毫不動容,更不參加社會上的任何團體,我對這位師兄實在是充滿了好奇。

 

終於有一天我看到了,他的孝心不但感動上天,。更感動了我們老山主崔老爺子,在他無法推遲的狀態下,老爺子親自提升韓大哥進入內八堂,第二年又急速提升為陪堂(陪堂在洪門古禮中是右相)~~

 

這是十七年前南華山六十三周年慶,在劍潭救國團中正廳舉辦,八百人的座位座無虛席,正當司儀宣布大會開始主席就位時(當時南華山山主是崔老爺子上震下權),卻不見了山主,我到處找尋,急得滿頭大汗...........。

 

終於,在貴賓室遇到了楊雲竹大哥,他告訴我:老人家肚子不舒服,韓臺玉大哥與歐陽威大哥在廁所幫他梳洗,我傻傻的愣在那老半天,聽到場外的喧嘩。

 

天啊!他們居然比親生父親還親生,誰能做到??試想孝順自己父母是本分,沒有功勞可言,也不需要表彰,但是義父母的孝順就截然不同了啊!!!!!

 

更別說後期,老爺子得了肝癌,他隨侍在側,更是盡忠盡義,不辭辛勞,老爺子一下沒見他就到處找人,直到老爺子去美養病,從此沒再回來.............

 

本以為老爺子走了,韓大哥從此應該休息了,沒想到老爺子一走,南華山開始進入風暴時期,由於老爺子的改革政令交給了現任山主劉沛勛大哥,出現了一群妖怪,每天一個謠言,還花樣百出,輪流成為打手,更樂此不疲,生為南華山副山主的韓臺玉大哥,看到這種讓人心痛的事實,情何以堪,雖然師父走了,他還未從傷痛中走出,忍著悲憤,再一次為南華山盡忠盡義,洋洋灑灑寫了六頁的聲明稿道出了"南華山、老爺子、劉山主"的正當性,更語重心長的到處宣導老爺子與劉沛勛大哥的改革理念,卻換來了"韓臺玉是劉沛勛同父異母的弟弟"的謠言,韓師兄忍著謠言的傷害,不厭其煩的跟他們解釋再解釋也無補於事,雖然他曾傷心的結論是"這些人瘋了!!!",但是,仗還是要打的,理還是要辯的,就這樣又一頭衝進了戰亂之中..............

 

還好!!!老天有眼,路遙知馬力,日子久了,現在只剩一兩隻小狗還在做垂死的哀嚎了。

 

"國際洪門總會"以至於"南華山"的偉大理念,豈是一些小人物(失意政客、落第秀才)三言兩語、造謠生事可以打倒、阻礙的,尤其在洪門(忠義為本),殊不知為此理念憤而起義護教的大哥大有人在,我這位偉大的大哥、師兄就是其一。

 

從今而後,我對這位師兄更是仰慕有加,也望南華弟子、洪門中人,應以韓臺玉副山主為楷模,一來為忠(國家)、二來為孝(自己父母、更是義兄弟父母)、三來為仁(同袍兄弟)、四來為愛(推己及人)...............

 

 現在南華山風暴已停止,韓大哥再次授命為"南華山文經發展協會慈善基金"執行長,這是一個正式的合法基金,望南華山昆仲以至於親友給予最大的支持與鼓勵,在他的領導下,將"洪門"帶入"慈善"的新領域,也不負崔老爺子與 山主劉沛勛大哥的一片赤子之情。

登入

登入成功